经济小科普(三):GDP核算框架的演变和内在逻辑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07 11:20

  我们在做宏观经济分析的时候,会发现宏观经济数据是经济形势变动的“滞后”变量,比如当经济形势由繁荣转向衰退的初期,宏观数据往往是“一片大好,歌舞升平”;又比如当经济形势触底反弹的初期,宏观数据往往是“极度悲观,垂头丧气”。这就提示我们,如果仅仅盯着宏观数据,就会错失及时捕捉经济变化的良机。

  宏观数据为什么无法及时捕捉经济形势变化的信号?我们首先需要了解宏观数据统计的框架和方法。我们基于三位经济学家J. Steven Landefeld, Eugene P. Seskin, and Barbara M. Fraumeni所撰写的《Takingthe Pulse of the Economy Measuring GDP》对GDP核算框架进行介绍。《Takingthe Pulse of the Economy Measuring GDP》介绍的是美国的国民统计NIPA账户(U.S.National Income and Product Accounts),但是由于美国是GDP核算的“鼻祖”,因此仍然对我们有很强的借鉴意义。中国的GDP核算我们另外撰文论述。

  GDP的一个重要特点是,GDP是估算的。GDP并不是一个“客观存在、无比精确”的数字,静静的等着人们去发现,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原始数据综合估算的。

  估算的原因之一,是全面准确的经济数据,主要来自于经济普查,而经济普查五年一次。那么在非普查年度,GDP数据只能靠各种月度、季度、年度的经济指标来估算。比如零售数据,房屋开工数据,资本品出货量等,而且有些麻烦的是,这些经济指标跟GDP核算存在概念和口径的差异,需要调整。估算的原因之二,是在GDP的初步测算中,大约有25%的部分是无法获得的,尤其是服务业相关的,因此这些行业就需要通过历史趋势及其他数据来估算。比如,居民的电力和天然气消费支出,就通过天气温度的变化估算;医疗保健、教育和社会福利的支出,由这些行业的就业情况、工作时间和盈利水平来测算。

 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,基础数据越来越详实,GDP核算结果也会不断进行修正,但是另一方面,牺牲一定的准确性,尽快获得一个经济整体概貌,是至关重要的。因此,统计学家的任务是不断优化估算方法,来更好的快速反映真实的生产成果。

  我们先大概回顾一下GDP核算框架的变化。GDP核算开始于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,当时胡佛和罗斯福总统在制定应对大萧条的政策时,只能基于股票指数、货运量和残缺不全的工业生产指数,当时并没有对整体的收入和产出进行全面核算。应对大萧条以及政府调控的需求,共同推动了国民账户核算的发展。第一份国民账户统计报告是1934年提交给国会,当时Kuznets(库兹涅茨)团队基于Internal Revenue ServiceIRS)税务数据,1929年经济普查数据,就业和工资数据,监管数据,以及一些服务业的调查等,逐一估算出每个行业的数据,并加总成“国民收入”。随后Kuznets(库兹涅茨)团队基于“基年”数据,并根据就业和工资数据,外推出当年的劳动力收入和资本收益。正是基于这项成果,罗斯福总统得以在19384月提交给国会的补充预算申请中,运用国民收入统计来描述1929-37年的经济运行情况。

  随后到了1940年代,美国进入战时状态,战备的需要,要求国民账户核算提供国民生产的产品种类,以及产品最终流向的数据。因为需要评估经济的整体生产能力,以及产品和服务由居民消费转向政府开支,比如坦克、油料以及其他战争开支的影响。但是核算产出比核算收入困难很多,税务数据可以提供产品的总销售额,但是总销售额包含了中间产品销售,这会产生重复计算。这就是“支出法”GDP核算的由来,由于“国民总支出”无法直接获得,所以就通过其他途径间接估算,包括资本品出货量、建设支出、政府预算、居民消费等。这种核算方法慢慢发展成国民总产出(GNP),并分解为消费、投资、政府支出、出口和进口等组成部分。

  1950年代,里昂惕夫(WassilyLeontief)发展了一套投入—产出账户,并给出了第三种GDP核算框架:增加值法。1964年,BEA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)发布了第一个直接用于国民账户的投入产品表,投入产出表通过三个维度来计算GDP。第一个维度,投入产出表估算每个行业的总产出,并通过减去来自其他行业的中间投入,来计算每个行业的净增加值,并把行业的净增价值加总,这又叫做“生产法GDP”。第二个维度,“收入法GDP”,计算各个生产要素的收入。第三个维度,“支出法GDP”,核算产品的流向或者说用途,包括消费、投资、净出口。我们来看一下基于2005年的美国GDP数据,GDP核算的各部分比例:

  1GDP核算的三个维度

  

  因此在1960年代,美国就发展出了GDP的三种核算维度,并沿用至今。从概念上讲,GDP的三种核算结果是一样的,但是由于实际核算中数据来源不同,所以会出现偏差,但是总体上偏差不太明显。但是当经济形势出现变化时,三种核算结果有时会出现背离。

  回顾GDP核算框架的演变,我们可以看到,GDP并不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精准数字,而是随着实践的需要慢慢发展起来的。GDP缘起于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,政府为了应对经济危机,需要掌握经济的整体运行情况,“收入法”首先发展起来。随后到上世纪40年代,战争的需求,需要掌握生产的产品种类和最终消费流向,“支出法”发展起来。然后到了上世纪60年代,伴随着投入产出表的成熟应用,“生产法”最终成型,至此GDP的核算框架基本上完成。

  但是GDP的三种核算维度,并不是相互割裂,而是有机统一的。我们学生时代在学习政治经济学的时候,知道社会生产总过程分为生产、分配、交换、消费四个环节,生产是经济的基础,那么按照不同行业生产的增加值进行加总,就是“生产法GDP”,其反映的是经济的生产结构;那么生产完成后,会按照生产的各个要素进行分配,比如劳动力报酬、资本利润、融资利息、生产税等,这就是“收入法GDP”;初次分配结束后,再经过所得税、财产税、各种转移支付等二次分配,形成可支配收入,或者直接用于消费,或者通过储蓄进而转化成投资,反映的是最终需求和支出的结构,也就是“支出法GDP”。

  明白了GDP的内在逻辑,就会明白,短期经济波动,主要看需求端或者说支出端,因为可以通过融资行为快速对资金进行转移,直接改变支出结构,进而影响支出总量。但是根子还是在生产端,所以经济的长期潜力,还是看生产结构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